| 

营陵文苑 | 昌乐:穿行于诗意中的山水古城-世界杯外围

营陵文苑 | 昌乐:穿行于诗意中的山水古城

来源:昌乐县融媒体中心 日期:2022-05-16 19:47:22


作者简介

郄杰堂,男,1960年生,昌乐县宝城街道人,昌乐县工业和信息化局退休干部。有小说、散文、诗歌等散见于《参花》《速读》《精短小说》《青年文学家》《风筝都》等多家报刊。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,潍坊市作家协会会员。

昌乐:穿行在诗意中的山水古城

郄杰堂

“剧县春晴满县花,风光浑似楚天涯……多情最是衔泥燕,飞入青帘卖酒家。”这首明代昌乐县令于子仁的《剧县春晴》,合着首阳山、卸甲山、方山的松涛和大、小丹河潺潺流水穿越时空,把我们从繁花似锦、城乡如画的醉意中带回了几百年之前的古代,那清幽如诗的景象依旧让人心驰神往,更为如今的繁华盛世血脉偾张。

这就是昌乐,有山水、有故事、有文章;这就是齐国初都、蓝宝石之都,有群山连绵的豪迈,也有潺潺流水的委婉,集自然景色与人文底蕴之大成,吸引着无数文人墨客吟诗作赋。他们,或栖身于古昌乐驿站,或寄情于首阳山林荫、方山幽谷,或饱览于北海郡治所在地的大丹河、小丹河相拥奔流……创作了无数脍炙人口的诗作佳篇。今天,让我们再次翻阅那属于昌乐的诗篇,寻找古人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,领略昌乐独特的魅力……

昌乐的名字始于宋,而昌乐的历史则起于6000多年前。商代孤竹君伯夷隐居首阳山,留下过“登彼西山兮,采其薇唉”的感慨。孔融在这里以“岩岩钟山首,赫赫炎天路。吕望尚不希,夷齐何足慕”的诗句抒情言志。三国建安七子之一徐干曾作《齐都赋》,盛赞家乡“蒹葭苍苍,披紫垂丹。瑰禽异鸟,群萃乎其间。”南宋女词人李清照“晚止昌乐馆”,更把“四叠阳关,唱到千千遍”。“旧县条风散早晴,疏林红晕海霞明。桑柔岸女盈盈出,草绿王孙一一生。水绕人家归社燕,花开篱落语流莺。紫骆嘶绝垂杨道,印得连钱织绣程。”清代知县贺基昌挥毫泼墨,把一幅城乡美景画图展现在人们面前,清幽、鲜活、亲切、至美。


昌乐城总是与花有缘,从于子仁的“满县花”到朱木(明代昌乐知县)的“篁丛千岁节,棠芷万年香”,再到贺基昌的“花开篱落”,可见一斑。穿越历史长河,陶醉于花香诗意的文化长廊,难免会有了时与空的转换。落脚当下,漫步于城乡之间,包括花在内的所有的目睹俨然就是诗。古城新貌,花香四溢,满目诗意,只恨拿不出珠玑般文字捧给这块热土、这个时代。

昌乐西湖,原本是一处是水利工程——西河水库。当年为支持水利建设,有西河、官窑两个村庄的人们含泪告别故土,搬迁到别处安家,“舍小家、为大家”,精神可嘉。随着城市的扩展,水库变景致,北侧一隅楼台亭榭,曲径回廊,小桥流水,花红柳绿,与碧波荡漾的湖面相映成趣,美不胜收,成为当地人心中的“西湖”。然而,湖的西、北、东三面硬化、绿化,唯独西南一隅未予治理,不雅景象一度被围在挡板里,为西湖美景一憾。从湖的北岸远远望去,总感觉缺少了点什么。今年一开春,围挡拆除,在对地面清理后栽上矮状、高杆、藤木月季,一条条曲径穿行其间,新建的凉亭在这百亩花海之中英俊潇洒,就像红色海洋中的帷帆,格外引人触目。湖光花色,引来游人络绎不绝,为市民网红打卡之地。


这就是近来被市民们欢呼的“西湖花海”。我似乎觉得,与其说是花海,不如说是诗海、诗园。触景生情,遍地是诗,俯首即拾。

我还特意去了曲家庄、天桥、首阳山等三个“花色”片区,一睹不同的花海“风采”。这些片区或借山势,或依桥姿,或与高楼左拥右牵,各有特色,是不同的诗,以其花红叶茂景象装点着城市。其中首阳山千亩海棠园在十里街侧大秀海棠之美,蔚为壮观。站在花丛之中,环望群山葱茏,心里莫名的潮水波涛翻卷,好想写诗。

进到十里街不远,便见海棠涌动的海洋。姹紫嫣红的花朵挂满枝头,一簇簇、一串串、一朵朵,推着、挤着,白如雪,粉如霞,红似火。踏着铺满花瓣的新修小路,呼吸着飘着芬芳的空气,望着清秀灵动的花海,倘佯其中,神清气爽,步伐不觉轻快起来。忽然想起一首古诗:“枝间新绿一重重,小蕾深藏数点红。爱惜芳心莫轻吐,且教桃李闹春风。”于是也不自主地轻吟几句:“海棠大观,红晕润妍。东风醉迷,首阳尽染。”不知是不是诗。

美丽的城市离不开水,“无水不灵”。如果说几处花海皆为诗词佳作,那么,十几里长的小丹河“一河两路”工程,则堪称大手笔,精品力作。自古流淌的小丹河,带着齐风汉韵的记忆一路奔跑,从绕城西去到穿城而过,见证了这座古城的变迁,承载了当地厚重的历史文化。目前各项工程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,修路、架桥、筑坝、护坡……许多地方早已栽植了美化树木,绿树红花、芳香扑鼻。一部“河畅、水清、岸绿、景美”的滨水景观的如诗之作,正在书写。建成后的沿河景致走廊,一定也是历史文化走廊,宝都风情走廊,必将极大提升城市品位。


“写下丹桂飘香,双龙戏珠/人们以山的名义重新定见高度/以水的名义重新阅读来路/以蓝宝石的名义重新命名城池/丹水相约桂河,追逐着海蓝/大丹河,小丹河,从古城向大海集结”;“允许我,与山脚或湖边的草木一起/在风中喑哑着,用手语向诗人们道谢/允许我,作为木铎摇落的音符/搬动不安的手指,写下:/谢谢,谢谢——我的昌乐”。——这是昌乐籍诗人、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高文的诗作,字里行间饱蘸对于家乡的炽热情感。


昌乐历来就有诗词文化的沃土,从滑过指尖的玫瑰香到挂在心头的花月夜,从一叶一花、一蝶一蜂的禅意朦胧到拥山抱水的风情歌谣,在这座充盈着诗情画意的古老小城里,人们总能与诗句佳句迎面相撞。人们沉浸于诗词之美,感受着诗词之趣,体味诗词之乐,让这座城市诗意盎然……

推荐新闻

图说昌乐

头条推荐

扫二维码下载

"爱昌乐"app